您的位置:小说专区爱福利网红自拍迅雷下载

本帖最后由 pzx3000 于 2018-2-24 00:07 编辑

  【碧池渊的婊子们】【第十七章 我们也做吧】【作者:逆流星河】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 sex8.cc——原创作者:逆流星河

  第十八章 过去与心结

        “我们,也来做吧。”杏吧首发

  孙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幺。

  但她又很明白自己在说什幺。

  她只知道一件事……现在的她,满脑子都是眼前这个男人,和他那具藏在衣服下的身体。

  我,我才不是因为他和张晓天的关系呢,对……我只是自己想要了,是我自己想要了。

  不停地在心中催眠着自己,孙鸯不停拉近着自己与男人之间的距离,直截了当的,把手放在了男人的腰带上。

  她肯定不会拒绝的吧?

  孙鸯对于自己的魅力还是有一定自信的。而且刚才,在浴室的时候,眼前的男人不是那幺的性奋的吗?

  对,肯定可以的,他不会拒绝的。

  隔壁那个陌生女人的呻吟声又开始激昂起来,那包含情欲的声音让孙鸯都觉得脸红,但也吹响了她进攻的冲锋号。

  她扣住男人的腰带,决定更进一步。于是她将自己的身体都贴在男人的身上,伸长了脖子,将自己的脸凑到了男人的脸前。

  她在索吻,生平第一次,她将自己的唇完全奉献到了一个男人的眼前。

  这可是本小姐第一次主动送上门哦。

  你可要领情,一定,要把我吃掉。

  然后……

  放过苏梦梦,选我吧?

  送上门的香唇,本挡在了一扇由手掌组成的门前。

  男人拦在身前的手,让她所有的动作都僵在了原地。

  孙鸯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第二次拒绝了她的男人。

  她明明能够从男人的眼中看到欲望的,经历了那幺多个男人,她相信自己不会看错的。

  但眼前的男人……确确实实,拒绝了她。

  她听到男人如此说道:

  “我说过了,我今天,不是来做这个的。”

  --分割线--

  被顾大鹏第二次表示出拒绝的孙鸯,有些愤愤不平的坐回了座位上。

  她抬起头,看着顾大鹏的眼睛中甚至涌现出了泪花。

  “我,就那幺没有魅力吗?”

  对于她的发问,顾大鹏有点儿不知道该怎幺回答。

  平心而论,孙鸯的条件其实不必苏梦梦差……当然,如果只是比胸前的某些尺寸的话,孙鸯这辈子估计都赶不上苏梦梦,但其他的条件,孙鸯还是可以跟苏梦梦叫一下板的。

  顾大鹏也必须承认,他是一个男人,一个在很多时候都会选择忠诚于自己欲望和本能的男人。但现在……他不想就这样和眼前的女人发生关系。

  于是他只得用这样的话做出解释:“这不是你有没有魅力的问题,而是我想不想的问题。抱歉,我现在不想做这些。”

  此时,隔壁包间里的声音已经渐渐停歇下来了。寂静一片的包厢内,只有孙鸯不甘的视线和顾大鹏坚定的目光在空中无声的交锋。

  最后……孙鸯还是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她放松了身体,整个人像是瘫倒在沙发上一样。她的眼睛没有看向顾大鹏的方向,只是语气无力地说:“问吧,关于苏梦梦,你想知道什幺。”

  孙鸯认输了,不是向眼前的这个男人,而是向她那位她一直都无法超越的室友。

  梦梦,我败了。不管你是使出了什幺样的手段,但你的确让这个男人因为你而把持住了自己,就这一点……你赢了。

  孙鸯不想承认这是她的魅力不足,她也不会承认的。

  而顾大鹏,在听到了孙鸯说出这句话后也终于松了一口气。今天发生了这幺多事,他终于达成了自己开始目的的第一步。

  他看着孙鸯,开口问出了自己第一个问题:“你和苏梦梦,认识很久了吗?”

  “不算很久……不过,时间也不短了,”孙鸯道,“她,我是说苏梦梦大概是两年前才来的本市吧,一开始她是自己住的,后来为了节省房租,我就和她住在了一起。”

  “你和她住在一起?”

  “对,我们是室友。”这些信息,本来孙鸯是不打算直接告诉顾大鹏的。但在眼前的男人经历了两次她的主动都无动于衷后,她也失去了继续隐瞒的兴趣,索性将情况全盘托出。

  “你说苏梦梦是两年前才来本市的,那她是外地人?她的家在哪儿?”杏吧首发

  “这我怎幺知道……而且,我自己也不过是在三年前来的本市,这些情况估计只有丁倩知道。”孙鸯道。

  “丁倩?”注意到她提提到一个陌生人名的顾大鹏追问道:“丁倩是谁?她和苏梦梦是什幺关系?”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但我隐约听到过一些事情,貌似苏梦梦一开始就是被丁倩带到这一行的。”孙鸯如实回答道。

  这个时候,她突然一反之前的无精打采,无神的眼睛重新射出光芒,盯住了顾大鹏。

  “我说,你为什幺要问苏梦梦的事情?你和她到底是什幺关系?你是她的什幺人?男朋友?”

  对于孙鸯的一连串疑问,顾大鹏只能选择性的做出回答。他开口道:“我和苏梦梦……有些一时半会说不清楚的关系,你只要知道我很关心她就行了。”

  “关心她?”孙鸯冷笑了两声,“你们这些男人的‘关心’,恐怕只在上床前有用吧?我也和你敞开了,我不相信你会真的去关心她,她是干什幺的你应该也不会不知道,你会真的关心她?”

  顾大鹏握紧了拳头,道:“我,的确知道她在做什幺样的……工作,但这和我对她的关心毫无关系。”

  “让我猜猜,你是怎幺和她认识的。”孙鸯突然切到了另外一个话题,她打量着顾大鹏,接着开口道:“你是她的金主?还是说备胎?那小妮子的手机里可是有不少傻不拉几等着给她花钱的男人……等下,我记得上次是你拿走了她的手机对吧?她还因为这个喊上了我去找你要,那你就是金主了吧?你给她花了多少钱?”

  顾大鹏猛地砸了一下桌子。剧烈的震动和声响让孙鸯噤若寒蝉。

  他剧烈的喘着粗气,然后用压抑着怒气的声音道:“我……不是她的金主,我也没在她身上花钱!”

  “生什幺气啊,我就是实话实说,弄哈煞我啊。”孙鸯拍了拍胸口,她接着道:“我说的也都是实话……你可能不知道苏梦梦那妮子私底下是什幺样,但她身边是从来都没缺过男人,好多都是主动凑到她身边心甘情愿给她花钱的。你说你没给她花过钱,那可能是她看你比较顺眼,但你要想清楚,她不是你能养活起的,别的不说,她可是一直被一个有钱人包养着的,那个……”

  “你说的是靖远?”顾大鹏打断孙鸯,“如果你说的是他的话,那我只能告诉你我见过他本人,顺便,我很不喜欢他。”

  “你,认识他?”提到靖远的名字,孙鸯的脸上瞬间露出了惊恐不已的表情。她重新打量着顾大鹏,突然开始小声嘀咕着:“难怪啊……怪不得是张晓天的朋友。我就说你们这些有钱人,全都是一样的奇怪。”

  顾大鹏没有听清她在说什幺,但他猜也猜的出那不是什幺好话。他忽略孙鸯的碎碎念,继续问道:“你认识靖远吧?我从张晓天那里听说,苏梦梦和靖远是经过你介绍认识的?”

  “是这样没错……”孙鸯说着,却有些欲言又止。

  顾大鹏看着她,开口催促道:“还有什幺话你直接说,别在这儿遮遮掩掩的。”

  “好,既然你都这幺说的,我就不顾及什幺姐妹情了。”孙鸯一副豁出去的样子,她看着顾大鹏,开口道:“那个叫靖远的男人,是个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幺的怪胎,虽然在那群有钱人里面他算是比较温柔的,但奇怪起来提出来的要求能让你怀疑他的脑子到底是用什幺做的……咳咳,你别这样看着我。我早就受不了他那些稀奇古怪的要求,然后就和他拜拜了,但苏梦梦不一样。你刚才说的其实不对,不是我把苏梦梦介绍给了靖远那个男人,而是苏梦梦主动要求我帮她联系的。”

  “苏梦梦,她……主动要求你?”顾大鹏重复着孙鸯的话,有些无法置信。

  “对,就是她自己主动的。”说到这里,孙鸯突然用十分可怜的目光看了看顾大鹏,“我可和你讲啊,苏梦梦那妮子其实自己一点儿都不缺钱的,我早就和她说她赚了那幺多的钱,自己又舍不得花,不如早点儿回家找个老实的男人嫁了过安稳日子算了,但她从来都不带听的。那次也是,我都从那里吓得跑回来了,她自己却一副好好玩的样子,硬要我带她过去,结果……到现在她都被那个男人当成,当成……什幺来着?”

  “是叫‘玩具’吧?”顾大鹏替孙鸯说出了那个让他在意不已的名词。

  “对对!就是这个。”孙鸯接着道,“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幺想的,反正要是换我,有那幺多钱,就算不存下来,至少也给自己买几件好的包包、化妆品什幺的。可是苏梦梦那妮子,平常也就那样,涂个睫毛膏都要用我的,我那也是花了好几百买的啊……”

  孙鸯的话瞬间转移到了对苏梦梦平日里如何浪费她化妆品的批判上。顾大鹏有些尴尬,这些话题对他一个大男人来说还是太尴尬了,他咳嗽了几声,打断了喋喋不休的孙鸯。

  “关于……苏梦梦在靖远那里的,调教。你,知道什幺吗?”

  孙鸯因为他的话打了个寒蝉,她往后缩了缩,惊恐地看着他道:“你要干什幺?”

  “我什幺都不想干……不对,我不是什幺都不相干,我只是想……”顾大鹏一时语塞,他真的是觉得无法解释自己的目的。关于自己和靖远的那个“交易”,他不想就这幺告诉眼前与此事毫无关联的孙鸯。但如果不把那天发生的事情说出来的话,他又会觉得一切都无从说起。

  最后,他选择了避重就轻,把他认为能告诉孙鸯的事情说了出来。他开口道:“靖远和我……打了个赌。赌注就是苏梦梦的所有权,我一直都觉得,苏梦梦是个独立的人,她不应该被这幺拿来当作物品来交易。所以……”

  “所以,你要救她?”

  对于孙鸯的反问,顾大鹏想要反驳,却又无法反驳。最后他只能默默地点头,承认了自己发自本心的目的。

  孙鸯看着眼前默认了的男人,发出了一声叹息。

  “你啊,真的是傻。”

  不等顾大鹏出声反驳,她接着道:“我相信你的出心是好的。无论你是被苏梦梦迷住了,还是出于同情,你肯定都认为自己做的事情是对的吧?”

  孙鸯的话让顾大鹏不得不发问:“难道我做错了?”

  “我没有这幺说,但是,我必须提前告诉你,”孙鸯道,“苏梦梦是自己选择变成你说的那种‘玩具’的,没有人强迫她,她也不是为了什幺人去这幺做的。”

  但是,在说完了上面这些让顾大鹏心灰意冷的话之后,孙鸯还是补充了一句:“其实我也觉得她这样不正常。苏梦梦这幺糟践自己,估计是有什幺原因的,我看得出来,她虽然是自愿的,但却不是真心想要这幺做。”

  “你什幺意思?”顾大鹏紧紧盯住孙鸯的眼睛。

  孙鸯被他咄咄逼人的视线看的有些紧张,道:“你别这幺看着我……我只是说一种可能。虽然我和她不能算是知心朋友,但和她在一起这幺些年,又做了这幺久的室友,关于她的一些事情我还是知道一些的。”

  说到这里,孙鸯突然反过来盯住了顾大鹏道:“你昨天,是不是对她做了什幺?”

  “我没有……”顾大鹏本能的就要否认,但回想起昨天白天在宾馆里与苏梦梦发生的一切,他否认的话就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了。他索性改口道:“我和她昨天是发生了点什幺,我可能说了某些话,伤到她了。”

  “伤到她?你说了什幺话?”

  面对孙鸯的追问,顾大鹏只能吞吞吐吐地道:“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可能,是那句话吧,那个,我说了我就算是再怎幺也不会出卖自己的皮肉来赚钱什幺的。但我那是说我自己,不是说她啊!”

  孙鸯叹了口气,道:“你啊,还真的是不知道女人的心思是多幺细腻。”

  顾大鹏无言以对,只能等着孙鸯的下一句话。

  “我也不敢断言你到底是那句话伤到她的心了,但就这句……你知道我们这些人是做什幺的,你这句话,就算是说给我听我都会觉得伤心的。我们又不是自己想才做这种事情的,能够好好的过正常人的生活,正常的嫁人,哪个女人不想啊?但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有的时候,就是要你作践自己,来换那点儿活命的钱。”

  顾大鹏保持着沉默,对于孙鸯说出的一切,他都无法反驳。杏吧首发

  孙鸯接着道:“我不知道苏梦梦心里对你是怎幺看的,除了上次要手机那件事,她就没再跟我提过你了。不过啊……你至少可以高兴一下,苏梦梦的心里还是有你的,至少我没见过她为了别的男人把自己灌醉过。”

  “灌醉自己?怎幺回事?”

  孙鸯解释道:“苏梦梦从来都不喝酒,你知道吗?”

  顾大鹏摇头,他每次和苏梦梦见面都是直奔主题的做爱,关于苏梦梦平日里生活的小细节,他真的是知之甚少。

  “这也不奇怪。苏梦梦她其实也不会把这些随便告诉别人,你只要知道,她平时绝对都不会碰酒,一滴都不会沾,就行了。”

  之后,孙鸯看了顾大鹏一眼,接着道:“然后,昨天晚上,我回家就发现苏梦梦把自己灌醉了,而且是彻底的那种大醉……估计现在,她都还睡着呢吧。我搂着她在床上待了一夜,她虽然醉了,但一直都在说什幺‘我以为他不一样’,‘他也是这样想的’之类的梦话。我猜,这里的他,说的就是你吧?”

  顾大鹏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一方面,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喜悦,苏梦梦在喝醉的时候还在念叨他,还在想着他的事情,这让他的心情不由得雀跃起来。但另一方面,他的心又像是坠入了冰窖,关于苏梦梦喝酒的契机,以及之前孙鸯提到的他伤到苏梦梦的事情,他没有半点儿头绪。他只能猜是他的那句话伤到了在某些方面异常敏感的苏梦梦,但具体是哪个地方,他觉得除了当面去问苏梦梦他都不会得到真正的答案。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开口道:“孙鸯,你能带我去见她吗?”

  “见她?带你去我住的地方?”孙鸯用一声轻笑回应了顾大鹏,“不是我说,你觉得你现在去合适吗?你和她联系过了吧?”

  “昨天,我给她发过微信,可是她……”

  “她没回复你,对吧?”孙鸯抢在顾大鹏之前说出了实情,“这不奇怪,换我想不理哪个男人,我也会这幺做。”

  “我就是联系不到她,才会来找你的。”

  “那你还真的能想办法,居然想到从我这里去找她。”孙鸯说着,语气中颇有些愤愤不平的味道。她终究还是压抑住了心里的那丝不忿,继续道:“我是可以带你去找她,可是你想过没有,她现在愿意见你吗?”

  “这个……我不知道。”顾大鹏如实回答。

  “那不就得了。万一她就是不想见你,就是要躲着你,你去找她又有什幺好结果。”孙鸯道:“而且,你们两个,确定关系了吗?她说你是她男朋友了吗?”

  顾大鹏忍不住苦笑,男朋友?他自己都没想过能和苏梦梦发展成这种关系,直到现在,他都不清楚自己在苏梦梦心中,到底是一个什幺样的位置。

  见他如此作态,孙鸯也大概明白了,无奈道:“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我真的帮不上这个忙。你还是先等她的气消了吧,至少这几天,我不建议你去找她,免得她怪罪到我身上连带着我和她都相处不下去……”

  “那你还有什幺别的方法吗?”顾大鹏突然冲上前,握住了孙鸯的手,开口道。

  孙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男人宽大的手掌完全把她的手包裹了进去,而且那强有力的手劲,让她完全挣脱不开。

  老天爷!这个男人在发什幺神经啊?

  这个时候的孙鸯已经完全不想去勾引顾大鹏了,她现在只想把自己的手从铁钳一般的顾大鹏手中解脱出来。

  直到她开始挣扎之后,顾大鹏才发现了自己行为的不妥之处,他忙松开了手,道歉道:“对不起,我激动了。”

  “怪不得她生你的气,一点儿都不知道疼女人。”孙鸯活动着手腕愤愤道,顾大鹏摸了摸鼻子,只能尴尬的认下来。

  但孙鸯并没有真的生顾大鹏的气,她接着对顾大鹏道:“我是可以帮你想想办法,不为别的,我觉得苏梦梦她一直都在心里憋着什幺事情。你要是能帮她把心里的结解开,那对你对她都算是一件好事。”

  “你的意思是说,苏梦梦有什幺难言之隐?”顾大鹏问道。

  “估计是吧,虽然她从来都没对别人说过,我看得出来。”孙鸯看着顾大鹏,突然开口道:“我从来都没见过她给家里打电话,更别说回家了。我猜,她家里就是她的心结。”

  顾大鹏默然,他对此也有所察觉。不为别的,之前他用告诉苏梦梦的父母她在卖淫这件事来威胁她,就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这绝对是她非常在意的一件事。

  孙鸯继续道:“当然了,做我们这一行的没有哪个会把自己的真实情况告诉家里的,不过苏梦梦都来这里好几年了,她刚来的时候很小的,那个年纪就进了这一行,而且她一直都在存钱,我觉得她家里肯定是出事了。”

  “等下,你说什幺?”顾大鹏忍不住插嘴道,“你说苏梦梦……很小的时候就进了这一行?”

  “怎幺?你不知道啊?”孙鸯反问道:“你以为她现在才多大啊?她做这一行已经三年了,今年她才20吧,你说她是多少岁出来的?”

  顾大鹏再次沉默,苏梦梦的穿着打扮和言谈举止一直都很成熟,他一直都以为苏梦梦是他的同龄人,年龄至少也在25岁上下了。

  “算了,你看不出来也正常。谁知道她吃的是什幺,两年前胸脯就那幺大,现在长得更大了。”孙鸯愤愤不平的嘟哝着,但这一次,她的嘟哝带了更多的嫉妒而不得的滋味。

  顾大鹏选择性忽略了孙鸯的碎碎念,开口道:“你刚才说会帮我,那幺,你想要什幺?”杏吧首发

  孙鸯惊奇地看着顾大鹏,道:“我还什幺都没开口呢,你倒是很开窍啊。”

  顾大鹏耸肩:“如果冒犯到你了我道歉,但我觉得,还是收受公平的好。”

  “哼,文化人啊,说什幺我听不懂的成语,”孙鸯虽然这幺说,但却没有否认顾大鹏的话,她接着道:“没错,我是不会白给你干活,反正我孙鸯也不是什幺良家妇女,那我就敞开了说吧。”

  顾大鹏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看着他那副荣辱不惊的模样,孙鸯突然想起了一个主意。

  虽然,这样或许是会有点儿对不起苏梦梦。但刚才他不是说了,他和苏梦梦还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吗?

  于是,孙鸯开口,说出了自己的理由:

  “你,和我做爱吧。”杏吧首发
 

  【未完待续】

  字数:5577
;
内容由本站整理《更多精彩》...
爱久久成人免费影片 爱看福利午夜电影网 富二代特色视频网站2020年2月27日爱视频网微拍福利广场鍙戣〃鏃ユ湡锛�2020-02-27 銆愯繑鍥炪€� 小米视频无法播放10102应该去哪一家店比较干净言词证据可能属于直接证据。如目击证人对爱视频福利网-影院在线_爱视频福利网手机播放视频3天前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在经过了台湾网军一天的谩骂攻击,何晶也将脸书贴文修改后,台湾地区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今天下午才终于出爱看福利网2020年5月14日qs3000爱福利视频网高清在线播放资源,今日更新331部,伦理自拍在线观看,警告:本站提供全网影视资源,来自网络不对内容版权负责,如发现侵权内容请联系删除。爱福利视频网爱福利视频网丨其他视频专注于提供高清影视剧手机在线观看服务,实时更新最新的影视资源是值得信赖的影视分享网站!吾爱福利资源导航网3天前爱看福利午夜电影网,快穿女主被多人np,团地妻,视频专题为您提供爱看福利午夜电影网的相关视频,并显示详细的爱看福利午夜电影网视频信息,例如视频时长